中秋贺文

中秋节的贺文

胡乱写写

私设多

人物可能略ooc

如果以上没问题,那么以下

————————————————————————————————————————


  “爸,开饭了!”今年中秋节是去叶修家过。这是他跟蓝河一起回家的第二个中秋。

 

     两年前,世邀赛结束后,叶修就回到家认真的开始了一个孝顺儿子的生活,除了天天泡会儿荣耀网游,偶尔气气弟弟,偶尔偷跑去兴欣住个两天之外,总体上还是很乖的。

  

     与蓝河的事情叶修没有瞒着,反正早晚都要说,而且他可不想委屈了小蓝。叶父叶母也是开明的人,再加上蓝河温柔体贴的个性,叶父叶母觉得可以放心把儿子“嫁”出去了。


  “爸,吃完饭再下也不晚。”


      叶修以前不知道蓝河学过围棋,而且段位还挺高。如果他知道,绝对不会让蓝河暴露。但可惜,叶修没有算到这一点。


     叶秋倚着门口看着一脸怨念的叶修,又看看下棋下得尽兴的自家老爷子,再看看哥哥领回来的“嫂子”清秀的眉眼。


     叶秋心想:嗯,这盘棋今晚是别想继续下了。看着叶修把人拖走,叶秋转过身去看着自家老爹摸着下巴笑的欢快。


  “爸,你故意的吧?”


  “哼,谁让那小子这么多年不回家,有了男朋友就又快把爹忘了!”


     混账哥哥不回家还不是你自愿把他放出去的啊?这话叶秋也就只敢在心里吐槽,虽说叶修回家之后爸的性格活泼不少,但这种会勾起叶父当年感伤的话叶秋还是很有分寸的。


   “爸,小心别玩过头了啊。”

 

   “你爸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快去洗手吃饭吧。”

   

     看看桌上的棋局,叶父唇角牵出几缕笑纹,看来只能下次继续了。谁让自家儿子醋劲那么大呢?


   “叶修,起开!”蓝河忍不住伸手拍开埋在自己颈间的头。虽说已经控制叶修的烟量,但叶修身上的烟草气息永远是那么浓郁,蓝河虽说已经跟这家伙交往了三年,但还是最受不了这个味道,他总感觉这倒烟草气息会将他溺毙在其中。


   “有了围棋就忘了相公,嗯?”叶修埋首在蓝河颈间,呼吸间满是清爽的气息,完全忽视恋人微微抗拒的手。双唇随着说话的动作微微蹭过蓝河耳后敏感的软肉,温热的吐息包裹了蓝河的耳朵,渐渐将那块白的透明的耳垂染上红色。


   “……叶修!这是在你家,收敛一点啊。别蹭了,快洗手出去吃饭,爸妈还在等着。”蓝河羞的整张脸都有些薄红。而这一切又映在面前的镜子上,蓝河脸上的红晕更深一层。


  “怎么还是这么不经撩啊,小蓝?”叶修终于抬起了头,看着红透了脸的自家恋人,忍不住在蓝河脸上亲了一口,又在自家小蓝河炸毛前恰到好处的退开,一脸严肃地说:“洗手,吃饭。”


    蓝河深呼吸几口,压下飙高的心率和脸上的薄红,跟着不要脸的自家恋人走了出去。


    走到客厅,蓝河愣住了。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两人,蓝河忍不住拽住了叶修的袖子。


  “这是,什么情况啊?”


     叶修拉住还处在惊愕状态中的蓝河,走到沙发坐下。“怎么来的这么慢?”

   “啊啊啊,叶修你不说这个还好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我爷爷居然订错机票了害得我跟队长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中秋节B市有多堵你又不是不知道机场离你家有多远你又不是不清楚队长又不是没给你发短信你现在还来怪我??蓝河今晚别让老叶进房间!”黄少天说完就顺手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茶,结果喝得太快又给呛了一口,喻文州及时伸手在一旁轻轻顺着黄少天的背。


  “少天,说了多少次了,让你慢点你不听,怎么就是记不住呢?”黄少天咳得终于缓了缓,抬起略有泛红的眼睛看着笑盈盈的喻文州,黄少天脑袋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就是一句:“队长我错了。”


  “哟,这就怂了?这时候黄少不是应该……晤……”叶修还没嘲讽完就被蓝河捂了嘴,眼神示意叶修还有长辈在啊!嘲讽收敛点。


    叶母正坐在一旁的沙发喝茶,与叶修相似的眉眼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保养的很好的容颜丝毫不显老。“不用理我,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就看看。小蓝不用这么拘谨。”


     蓝河闻言也怯怯的收回了手。恩,不怪他,是因为叶修太嘲讽,他实在看不下去了。绝对不是因为见到黄少太激动,恩,绝对不是。


     叶修揽住蓝河的肩,看向叶母:“爸和喻叔呢?”


  “去里屋了,刚才那局不是还没下完吗?让他们两个下一会儿吧,不是还有客人没来吗?”叶母视线转向门口,“应该也快到了吧?”


     蓝河看看身边的恋人,还有客人?他怎么不知道啊?不,关键是,今天黄少会来叶修一点风声都没告诉他!蓝河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叶修腰间的软肉。


  “嘶——小蓝你谋杀亲夫啊!”叶修抓住蓝河作怪的爪子,扣在手心里。“为了黄少就敢跟我反了?”


     叶修的声音并不小,黄少天刚缓过来就听到了叶修的抱怨,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小蓝干得好,虽然你现在是叶修的男朋友,但作为本少的粉丝,对叶修这种生命力顽强的嘲讽人士就是不要留情面!”


    叶修刚想怼回去,就在这时门开了,闪进门的倩影长发微扬,随后跟着进门的是沉默的青年。手里提着几盒月饼。


  “伯母好!叶修哥,阿远,喻队,黄少天你们好啊!”


     黄少天看着刚刚进门的苏大美女以及他身后的兴欣某人士:“苏妹子你怎么也来了?”


   “莫凡父母出国工作了,在家呆着也无聊,而且你们都是一群大老爷们,都没人陪伯母了。”苏沐橙走到叶母身边坐下,挽起叶母的胳膊,两人亲昵的挨在一起,像是一对真的母女。


     叶母知道苏沐橙的身世,她很心疼这个小姑娘,也很感谢这个姑娘愿意支持叶修。现在叶修回了家,苏沐橙于叶家而言,更像是多了个女儿。“还是女孩子贴心啊。”


      刚刚走进客厅的叶秋听着叶母惋惜的口气,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略带遗憾的目光,表示很无奈,自己是个男孩子又不是自己决定的!拜托老妈你不要这么看着我!!


    莫凡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苏沐橙身边坐下,看向叶母的目光稍微有一点别扭:“……伯母。”


    叶修看着稍显拘谨的莫凡,玩味的目光流连在他和苏沐橙之间,突然开口:“这好像是莫凡第一次见家长吧。”


     莫凡的双唇顿时抿了起来,脊背绷得挺直,眼神忍不住往叶母身上飘。


     苏沐橙如何看不出莫凡的紧张?今天莫凡一大早就起来,一脸严肃地拉着她问伯母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要不要给伯父带什么礼物。看着一向沉默的自家男友如临大敌的样子,苏沐橙就忍不住想笑。当初告白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的。


     不过一码归一码,苏沐橙还是极为护短的,“叶修哥,别逗莫凡了。”自家男朋友是要留来自己欺负的!“身为哥哥不要对自己妹夫有什么意见。即便有意见也要保留。”


     看着苏沐橙难得娇俏的小女儿家的模样,叶修忽然有些晃神,沐橙可是好久没有这样撒娇了呢。一场接一场的意外让她学会了逼迫自己成长,越发成熟的她让人看到的更多的是身为队长的稳重与坚毅,内心的柔软,属于女孩子的任性撒娇,也好像在接过队长的那一刻消失。不过,看着现在沐橙幸福的微笑,叶修也笑了。


     莫凡,你小子还不错啊。沐秋,下次就让你见见你妹夫。


  “沐橙来了啊。”刚从里屋出来的两人一脸神清气爽。说来也巧,叶父与喻父都是下围棋的一把好手,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在某次跨省的大型比赛上,两人比过一场。赛后又有些往来,后来在知晓了自家儿子都是电竞选手之后,两家的关系更是亲厚了,但叶修和喻文州对此却是有一点也不知情,直到叶修退役回家才发现他跟喻文州还有这层交情。


    喻文州母亲去世的早,两父子对中秋节也没什么特别的情愫,接到叶修的邀请也就顺道来了。


    不过喻文州心里清楚,醉翁之意不在酒。叶修哪里是要邀请他喻文州呢?伸手撩起黄少天微乱的刘海,大方的放他去跟蓝河聊天去了。


     喻文州起身来到叶修身边,低声道“还真愿意为了蓝河特意邀请少天啊?”


     叶修摸摸口袋想点烟,可在口袋了只摸到了一根蓝莓味的棒棒糖。马上就吃饭了,叶修也就没去拆,忍忍就过去了。“哥的人,当然得好好宠着。”


  “那不如,邀请少天一次,3个野图boss怎么样?”叶修看着喻心脏的微笑,也露出了亲切的微笑:“黄少天,你家队长说你卖身价3个野图boss。”


     喻文州眼色一沉,尽力爆手速按住马上炸毛的黄少天。“叶修前辈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卖掉少天呢?”喻文州又瞥了一眼面上仍带有激动之色的蓝河,“不过,蓝河可不能白嫁去兴欣,拿一个月的野图boss当聘礼怎么样?”


     叶修权当没听见,拉着蓝河就去厨房端菜,边走边说:“可别听喻文州的话,玩战术的心都脏,兴欣还不算家大业大,一个月的野图boss让出去那也是笔大大的损失。小蓝不要听他怂恿。”


     蓝河微微低了低头,小声嘟囔了一句:“总觉得我还是很亏啊……”他也不知道叶修听到了没有。


     不过,他也不傻,他清楚今天黄少天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这次中秋不能回家蓝河多少还是有点别扭的,但叶修这份体贴却又让他觉得,在这里,也很好。况且他们已经约好了,过年要去自己家里。蓝河清秀的脸上渐渐绽开笑容,自己男朋友还是很好的。


     一群人吃完饭后提着月饼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早已经备下了桌椅。今日倒也算幸运,能在B市看到清晰的月亮。


     叶修边拆包装边问,“你俩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这么晚?”


     苏沐橙刚好咬了一口月饼,看了一眼莫凡,莫凡自觉接话:“恩,之前在网上预订了,但堵车太严重,去取的时候浪费了点时间。”苏沐橙之所以想买这家月饼,就是因为叶母喜欢,而且口味也确实不错。


     一旁喻文州搂着黄少天,将水递到黄少天嘴边:“慢点吃啊,月饼又跑不了。”看着黄少天沾满月饼屑的唇角和鼓鼓的脸颊,喻文州脸上忍不住浮起了宠溺的笑。


     喻父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黄少天这孩子他还是挺喜欢的,有着青年人独有的朝气与活泼,自家儿子本来就早熟,平日里性子又有些冷清,喻父不止一次担心过喻文州的终身大事。不过,在第六赛季,蓝雨获得冠军的第二天,喻文州领着紧张到说话都不利索的黄少天站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喻父瞬间就明白了。


     这就是儿子选择的人,要陪儿子走完余生的人。


     他对此毫不犹豫地表示了支持,黄少天当时惊讶的样子他至今还记着。


     那个金发的少年就像一束光,照进了喻文州的内心。喻父时常这样想。


     看着难得清晰的圆月,蓝河有些愣神,秀气修长的手抬起,像是要抓住什么,下一刻又被另一只好看的手捉住。红豆味的月饼被喂进嘴里,等到吃完了蓝河才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人啊!


     转头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叶修在耳边的低语:“一个月太多了,你要是真嫁来,一个星期的野图boss也不是不行。这样不亏了吧?”


     唉唉唉???!!!


  “就一个星期啊。哥都一把老骨头了,为了娶媳妇还要自己动手,哎,小蓝快来亲亲安慰一下。”感觉到叶修的脸在不断凑近,蓝河飞速扫视一圈,趁没人注意,捧起叶修的脸飞速在唇上印下一个浅吻。


  “说好了啊。”


  “恩,说好了。”


     圆月高悬,微暖的光芒倾泻而下,众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温柔的笑。


     良辰美景,与君共赴。


【End】

  

    中秋节后,叶秋表示:再也不要一个人单着身眼睁睁地被一对对小情侣喂狗粮了。

 

  


夏休期就是要放闪·3

莫橙
“莫——凡——”
莫凡正在操作的鼠标微微一顿,险些被boss的大招波及。
“莫凡——”
感觉到耳边轻轻的吐息,莫凡手一滑差点被身边蓝溪阁的剑客的大招砍到。
“莫凡,我好无聊啊——”
视野被一记圆舞棍甩开 刚刚看中的装备等到视野转回时被他人拾取
“莫凡,陪我出去逛逛吧!”
看着被蓝桥春雪干净利落地干掉的小号以及一句私聊的消息:夏休期就给哥好好陪沐橙!以后哥再见你拾荒,见一次杀一次!
莫凡愣了愣,隐约明白了什么。然后起身关掉电脑,抱住身边的姑娘。
“想去哪?我陪你。”
苏沐橙搂住莫凡的脖子,其实她就是闲的无聊想逗逗自家男朋友。
“想去好多地方,好多好多!”
“嗯,陪着你 。”
“一直。”
苏沐橙笑了,很甜。
哥哥,我找到会陪我一辈子的人了呢,虽然有点小沉默,但是对我特别好哦。下次带他去见你哦!不许吃醋!

夏休期就是要放闪·2

叶蓝
“叶修!凌晨两点了,赶紧给我上床睡觉!”
“唉唉唉,小蓝,手拿开,正是关键时候呢。”
“……你抢的是蓝溪阁的野图boss吧……”
“小蓝别介意这么多啊,今天你休假。哟,这是刮的什么风啊,黄少天连你也来凑热闹?哦,原来手残也来了,难怪黄少天你敢这个点起来疯。”
黄少!
……
叶修正疑惑蓝河怎么不再催他睡觉了,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系统提示音。
看着屏幕上与黄少天的小号站在一起的蓝桥春雪。
“啧。”怎么看怎么碍眼。
被压倒在床上的蓝·小天使·河表示我好懵。偏头瞥了一眼,被拔掉的电源插头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叶修?”
“睡觉。”
“?”
“睡觉!”
蓝河依旧很懵,不过好像……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算了,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睡觉才是正经事!

夏休期就是要放闪·1

“小别前辈,你喜不喜欢我啊 ?”
“喜欢喜欢。”
“呜……一听就是敷衍我!小别前辈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刘小别很无奈,看着眼前已经跟自己一般高的少年。摘下耳机,将少年的脖颈拉下。
“我喜欢你呀。”
卢瀚文摸摸通红的耳尖,再看看低头继续手游的前辈,果断把人按倒在了沙发上。
“你…唔…”
算了吧,谁让都是自己宠出来的呢?
遗落在一旁的耳机线染上夕阳的浅金色。